行业资讯深度聚焦
图片资讯展会活动
装修课堂装修问答

客厅卧室书房
厨房卫浴水电

玄关客厅卧室
书房厨房卫浴
办公室儿童房

床柜椅凳餐桌
配套家电软饰

地板瓷砖卫浴
门窗橱柜灯饰
涂料壁纸五金

您现在的位置:    宁波装饰网 > 装修资讯 > 行业资讯

【宁波装饰网 】中国的悉尼歌剧院——哈尔滨大剧院

更新时间:2016-03-22    来源:网络    关键字:    浏览:1853

在MAD于2015年

完工问世的哈尔滨大剧院中,

马岩松及其团队就“建筑如何融入自然、

如何容纳音乐以及如何平衡自然环境

人类精神”给出了自己的思考与态度。

自2010年赢得“哈尔滨文化岛”设计国际竞赛,MAD历时6年,从概念设计到建成竣工,完成了涵盖哈尔滨大剧院、市民文化中心和剧院周围景观湿地的整体规划设计。其中,哈尔滨大剧院规划用地1.8平方公里,总建筑面积7.9万平方米,由包含1600座的大剧场及400座的小剧场组成。作为一座出落于北国自然风貌的公共文化建筑,在具备功能性的同时成为一处人文,艺术,自然相互融合的大地景观。

 摄影/Iwan Baan

哈尔滨大剧院坐落在松花江北岸江畔,以环绕周围的湿地自然风光与北国冰封的特征为设计灵感,宛如飘动的绸带,从自然中生长而立,成为北国延绵的白色地平线的一部分。

 摄影/Iwan Baan

建筑的白色表皮仿佛是会呼吸的细胞,最大限度地弱化了整体建筑的主体性,将其降低到和自然环境一致的程度上。顶部的玻璃天窗则最大限度地将室外的自然光纳入室内。

▲ 摄影/Hufton+Crow

大剧场的室内主要以当地常见木材水曲柳手工打造,柔和温暖的氛围,自然的纹理和多变的有机形态让人感受到空间的生命感。建筑空间好似一个放大的乐器内部,置身其中,仿佛可以看到声音在空间中的流动。

▲ 摄影/Hufton+Crow

▲ 摄影/Iwan Baan

自然光洒落在剧场中庭的水曲柳墙面上,凸显了墙体结合当地材料纯手工打造的匠心独运,也使人们无论走到哪里,都能感受到日光倾泻的通透与空灵。


 摄影/Hufton+Crow

以下是《INTERNI设计时代》撰稿人梁爽对于MAD这一新作的解读:

在2015年底的MAD事务所年会上,创始人马岩松说:“即使是今年完工的大剧院,也已经是六年前的设计了。" 一句话将所有人的回忆拉回到六年前,项目刚刚起步的时候。我仍记得当翻阅初期公布的项目顶视图时,大剧院的建筑语言让人感受到一种极强的、书法感的视觉符号,体现着属于这个项目的宇宙观和哲学。这里的“书法感”是指建筑师对于不同结构之间的关系的讲究,仿佛从始至终都有起笔,有落笔,而增加了垂直维度的建筑形式更加强调了这种节制感。因此,建筑的室内和室外能够继续追随其势,深化次一级的空间语言,直至观众席的一处形态,或广场上的一个旋转楼梯。 

The Nature of White


▲ 摄影/Hufton+Crow

位于松花江北岸江畔的这一大片湿地,在秋冬是一片荒芜的冻土,而在夏季,则会被杂乱丛生的野草所覆盖。这里的自然蓄积着原始的能量,在这样的地块上开始设计,需要的则是和自然较量的智慧与勇气。换言之,建筑师要思考的是如何让人工进驻自然。MAD选择了白色,作为创作的工具。不同于现代主义的大量建筑作品中出现,用以辅助形体一致、肯定建筑形式存在的白色,这里的白更像是一种空间和时间上的减法工具,作为一种处理手段,为大体量的建筑减少了物质性。

▲ 摄影/Adam Mork


▲ 摄影/Hufton+Crow

▲ 摄影/Adam Mork

此外,大剧院的外挂金属表皮具有适宜的反光效果,让体量更加透明,整体建筑的主体性被极大的弱化了,并降低到和自然环境一致的程度上。一日当中的不同时间,在湿润空气的的折射下,变换的光线与色彩和建筑物互动,使建筑获得新的存在状态,同时将形式推向更纯粹的边缘。当冬季到临时,地平线上,白雪覆盖的大剧院和周围银色湿地便组成了极富诗意的形象。

▲ 摄影/Adam Mork

The Nature of Music

寻找建筑的过程,即是决定音乐如何进入自然的过程。在这个项目中,建筑师的任务是引入一座庞大的表演类建筑,里面容纳着宏伟的曲与歌,还有几百席位上观众的情绪。它好比是一座巨大的能量体,与湿地的自然能量发生关系,并承担着平衡自然与人类精神的责任。随着空间中音乐的不断融合,观众的深层潜意识会不断地被唤醒,不同的感官开始沟通和转换。


▲ 摄影/Adam Mork

▲ 摄影/Hufton+Crow

The Nature of Shanshui

马岩松在其他采访中提到:个人感受是他创作中很重要的纽带。挪威建筑师Sverre Fehn曾经在说过:每个建筑师心中都有一个内在的词汇。而我从马岩松那里听到过很多关键词:情感,自由,写意等等,而作为一个听者,我能想到的最合适的词汇却是:永恒(timeless)。在马岩松的建筑语言中,几十年的时间不过就是一次日出到日落,而建筑则在光线与色彩不断的轮转变换中永存。


▲ 摄影/Hufton+Crow

▲ 摄影/Adam Mork

在我看来,加拿大多伦多梦露大厦(Absolute Towers)是马岩松“山水”情结的开始。“山水城市”思想,若是从钱学森先生提出的讨论出发,其核心就是一种情感和生存方式达到的平衡。或许每一个东方人都有这样的思维片段,只是没有留意纪录下来,或把它放大。无论现在是否是讨论“山水城市”最好的时间,毫无疑问,这样的集体记忆未来还会用新的方式浮现出来,就像在过去的历史中存在一样自然。

分享到:

免费获取3份不同

户型设计、预算设计

10秒登记,免费获取3份设计方案

4家正规装修公司,为您免费服务

装修问吧

质量监督:宁波市中技检测技术中心 宁波市装饰工程质量监督检验站 宁波市家具产品质量检测中心 宁波市智能技术质量检验中心
宁波装饰网 版权所有@ 2000-2013 合作单位:中国建筑学会室内设计学会宁波专业委员会 宁波设计 宁波装饰材料商会 宁波家具商会 宁波鄞州陶瓷协会
电话:400 6318 158 传真:0574-87265293 地址:宁波市鄞州红星美凯龙6楼8501-8502
浙ICP备10205273号-10 宁波装饰网(宁波海曙尚东广告传媒有限公司)